香港保安局局长:用国安法攻击中国不仅是“双标”更是没标准

在香港国安法下,香港特区政府承担处理国家安全的主体责任,绝大部分工作都将由特区政府处理完成,绝大部分案件亦都将由特区政府负责调查、检控。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当特区政府没有能力处理,又或是一些严重、复杂的犯罪情况下,案件就将交由中央成立的驻港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完成。

李家超:根据法律条文规定,驻港国安公署和香港警务处的国安处都有协调责任。国安委也要制定不同的工作计划,来协调政府以及社会的各部分共同履行香港国安法。香港国安法是新事物,所以需要大家沟通好怎么配合及对接不同方面的工作。

国家安全,香港刚刚起步。举个例子,一些间谍的作案手法是怎么样的?间谍怎样伪装自己、潜伏在社会里?我们要留意他的这些手法、手段。现在法律要求我们维护好国家安全,国家单位经验丰富,香港警队在系统性培训和执法的过程中会借鉴专家分享的经验,增强自己这方面的学习。

吴小莉:执行香港国安法的警员必须经过品格审查,调查这个成员对香港的忠诚度,品格审查怎么做?

李家超:细节我不好透露,不然我们的方法就不管用了。但是概念我可以谈,关于国家安全的案件,以及它的系统设计、保密工作非常重要。我们要针对的危害国家安全的对手,可能是“国家级”的高手,所以我们对警员要求非常高。国家安全的机构覆盖多方面,所以我们配置的这些人手的思维很关键。出于这些原因,我们要更重视、更小心地审查每个人的背景。

2020年8月19日,继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四国之后,美国宣布终止与香港的引渡条约,由上述五国组成的全球情报系统——“五眼联盟”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了统一行动。有数据举例,香港特区与美国的移交逃犯协定于1998年生效,二十多年间,特区政府成功移交美国的逃犯人数达到六十九人,远多于美国向特区政府移交的二十三人。

吴小莉:如果罪犯已经到海外去了,他的犯罪行为不在香港,他只要有勾结海外势力的行为,也在香港警队收集情报、调查犯罪的范围内吗?

李家超:现在香港国安法里就有属地、属人的管辖权,就是针对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追究责任,这个跟外国很多国家安全法一样。所以“五眼联盟”国终止与香港之间的引渡条约,我认为这些人此举不单是双重标准,而是没有标准。因为在不同的国家,大家很明白,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不只是在自己的地方发生,很多都是在属地以外的地方发生,这些行为的责任都会被追究。外国和香港国安法针对这些罪行都是同一个做法。

在联合国,大家都有共同打击跨境犯罪的共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有移交逃犯的协议。这二十三年里,引渡协议是针对什么样的罪犯呢?都是毒品案、枪击案、诈骗案、商业罪案以及电脑系统案件等。这些案件的受害人都是谁呢?老百姓。现在因为政治理由,停止这些打击跨境犯罪的协议、毒贩、枪击案罪犯、这些劫案匪徒就不用要负法律责任了。

李家超:当然有伤害。我们非常反对政治凌驾法治。在移交逃犯的协议里明文规定:你移交回来的人不可以再移送到其它地方,这个条文说得很清楚。但实际的执行情况并不是这样,由于政治操作,这些罪犯现在就不用负法律责任。另外一个,这给了他们一个非常错误的信息,特别是过去在香港犯法的人以为某一些国家容许他们逃避法律责任,变相鼓励他们不需要考虑法律责任,这个意识上是非常坏的。

2017年6月,李家超上任香港保安局局长,次年7月,保安局考虑禁止“港独”组织“香港民族党”的运作,这也是香港回归以来特区政府首次考虑禁止社团运作。

2018年,香港保安局成立“跨部门反恐专责组”,六大纪律部队在反恐情报、培训、应变、教育等方面加强合作、产生协同效应,全面、整体地提升香港本土的反恐部署。

吴小莉:2018年,保安局就成立了跨部门的反恐专责小组,当时为什么做这样的准备?后来这个专责小组产生了哪些作用?

李家超:我上任保安局局长的时候,自己做了一个反省:我们香港整体在保安方面,强项是哪?风险在哪?我们要加强的能力在哪?那个时候香港的罪案率是比较低的,也非常太平、安定,但由于风险的存在,要加强全面的、预防性的准备。

9·11事件的经验也说明:在方面,最要做好情报收集、多元合作。如果某一些情报只停留在某一个单位里,不被分享到其它单位,那就没用。而且案件要对付的人破坏能力高、破坏性大,我们要集合所有的能力共同对付他们。所以我就希望,那个时候在保安局体系里面的六个纪律部队,能够共建这个反恐平台。第一,让他们分享这方面的情报;第二,分享经验,让不同的领域共同收集情报,互补、互增其他人的能力。

吴小莉:您当时已经注意到“港独”的趋势,而且也建议要考虑把“港独”组织——香港民族党的运作停止下来,当时您是看到了什么,发觉到了这个苗头?

李家超:在禁止香港民族党前,这个趋势已经出现有一段时间了。2014年之后,就有谈到“港独”的事情,有一些文章、书本。那个时候,势头小的时候我们不制止,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特别我刚才提到还有外部的势力推波助澜。我们禁止香港民族党,其实只是禁止这个党的运作,针对“港独”的个人行为,因为过去没有刑法,所以积非成是,二十三年来,没有人真的受到惩罚,所以就好像没问题一样。所以我们现在要利用港区国安法,把保卫国家安全的义务和责任、把这个意识贯彻下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gyskb.com/,中超河北华夏幸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