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河北首富陷入困境:华夏幸福只剩8亿却说坚决不逃“废债”

在廊坊乃至河北、北京通州一带,华夏幸福及其创始人王文学都是如雷贯耳的名气,因为仅各地“孔雀城”楼盘的规模几乎是廊坊等环北京周边地区之最。而很多人没想到,华夏幸福及王文学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但在刚刚结束的债委会会议上,王文学表示华夏幸福绝对不会逃避,坚决不逃“废债”。

首先来看下,作为河北最大的房地产公司的华夏幸福发生了什么?近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自2020年第四季度至今,华夏幸福到期需偿还融资本息金额559亿元,剔除主要股东支持后的融资净现金流-371亿元,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导致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具体来说,一是可动用资金只有8亿元;二是各类受限资金为228亿元,有钱,但用不了;三是已出现超过52亿资金的债务违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gyskb.com/,中超河北华夏幸福

其次我们来看下华夏幸福的表态,明明华夏幸福头几天称“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2月1日却又称,“公司关注到外媒与自媒体关于公司停止债务本息偿付的报道,上述报道为不实信息。” 明明华夏幸福没有钱,却又表示,将按照债委会确定的“坚决不逃废债”。反正“逃不逃债”、“还不还钱”不是动嘴皮子就能了事的,而是要实际行动的,所以华夏幸福怎么说都行。

说句实话,王文学并不是一个不勤奋或者不负责人的人,不过他肯定是个近几年挺倒霉的人。这几年华夏幸福沦落成这样,与王文学的经营、管理水平其实关联度不大,主要是他赶上了不好的时机,华夏幸福的大多数楼盘都是处在环京地区,而这些地方大部分都被限购了。

本月初,在中国平安2020年业绩发布会上,平安集团总经理兼联席首席执行官谢永林首次对外回应了华夏幸福的债务危机问题。谢永林也是同样的看法,他认为导致华夏幸福目前危机的主要原因有三个方面,其中第一个就是“环京津的调控非常严格,对华夏幸福回款影响较大”。

而王文学在内部会议上也说:“我可以负责任地讲,华夏幸福一定会存在。华夏幸福未来还会经营, 产业新城,该搞的还得搞,该招商还得招,孔雀城咱们还得建,还得卖。”王文学的话貌似还是值得相信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